艾乃

喜欢自己所喜欢的💕


勝デク
世界中心@天月
岚 黄担 五人成岚
関ジャニ∞ 橙担 本单位二花
下野紘

p1是我推

p2是本单位

[二人花]段子

是重温了起床整蛊后突发的脑洞

写的很烂请见谅。

写完感觉cp要素挺薄的( ;´Д`)

全当是我的自我满足了(可我还是臭不要脸地打了tag_(:з」∠)_想…想认识些嗑二花的旁友


“那么请orange说一句话。”横山裕拿出准备好的、写着“整人大成功”的牌子,递给了坐在床上的丸山隆平。


“…整人大成功!”还有些迷糊的丸山冲着镜头举起牌子,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OK了!”


摄影师关闭了摄像头,这一段的摄影就到此结束了。


staff们收拾一下拍摄道具准备下一场拍摄,横山裕和涉谷昴也跟着staff一起离开丸山的房间。


只不过横山还未走几步就发现了不对劲,他又折返到丸山的床边,果不其然发现了green的身影。


大仓忠义趴在丸山的床边,上下眼皮早已合起了。


横山有些无奈,他轻轻晃醒了大仓,告知他出去待机。


大仓也做出了回应,他立马站了起来,嘴里吐出了一个“嗯”。



又听到了一次关门声的丸山才从迷糊中缓过神来,他坐在床上急忙换好了战队服准备下床去洗漱。


他刚下床穿好拖鞋,抬眼才发现床旁的一个180的绿色身影。


刚睡醒的丸山也没多想,全当大仓是在等着催促自己,直到凑近了些才发现大仓的眼睛是闭起的。


“站着也能睡着啊,好厉害”丸山内心感叹了一句。


他上前想去叫醒大仓,可又害怕他突然倒过去,于是伸手虚拖大仓的后背。


“喂大仓…”丸山轻轻地唤着。“醒醒!”


他怕太大声破坏了惩罚游戏的进行,也怕太大声会把大仓给吓着。


毕竟被吓醒后的感觉可不好受,他也是刚刚才体验完这一点。


他用手轻推了下大仓的肩。


睡梦中的大仓忠义感受到了企图破坏自己美梦的存在,本能地想伸手推开,却摸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嗯,用来当抱枕挺不错的。


大仓忠义这么想着。


他把丸山整个抱进了怀里,重心也转移到了丸山身上。


这一举动过于突然导致丸山没能招架得住,顺势倒在了旁边的床上。


“呜哇!”由于惊吓,丸山没忍住叫出了声。


这一声显然是闹到了大仓,他微微皱起了眉,睁开了会儿双眼,看到了丸山此时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


“…什么呀,是maru酱啊”说着他又闭上眼睡去了。


这么一来丸山整个人都蒙了,他本还有些要挣脱的意思,现在只能安分地呆着大仓的怀里。


他一只手抱着大仓,另一只手无处可放只得停在了大仓的胸口,随着他的有规律的呼吸一起一伏。


丸山的背靠着柔软的床,再加上大仓的拥抱带来的温暖,他方才有些散去的睡意同安心感一起涌了上来。



横山裕在门外等候多时不见人出来,终是放不下心又进了丸山的房间。涉谷昴则是放心地把叫人的任务交给了横山,在外面待机。


熊和狸猫抱团倒在床上。


这是横山看到这一场景第一时间在脑内浮现的想法。


看着他们睡得正香的样子,横山裕深刻地体会到了带孩子的不容易。


End

二宫和也认为大野智最可爱的地方,是他后颈那块绝对领域。

他认为大野智肯定没有自觉,总是轻易将那可爱的部位毫无保留地展露给他看。

他觉得这样太不公平了。

他自己总会因为这个心神不宁,而大野智却丝毫没有察觉。

他有时甚至有想要上去咬一口的冲动。

但当想法成为现实时,他觉得冲动真是个坏家伙。

和大野智对视的那一刻,二宫和也深深地谴责了冲动的自己。

如果时光机的话,他真想穿越回去。

可他又不是哆啦A梦,没有时光机。

就算是一向脑子转得快,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他也只能呆呆的愣在原地。


大野智认为二宫和也最可爱的地方,是他的耳朵。

向来不坦诚的他,耳朵倒是挺诚实的。

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单从眼睛是读不懂二宫和也的。

还是得看耳朵。

他那泛红的耳根,总能如实地反映他内心的真是情绪。

大野智觉得这样的二宫和也真的是太可爱了。

每每看到那泛红的耳根,大野智心里都痒痒的。

“会不会是樱桃味的呢?”他每次都这么想。

他没想到的是他能有这么一个尝到的机会。

他那天只是像往常一样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发呆。

一向反应迟钝的大野智,这次却对后颈突来的感触做出了反应。

他立刻转过头去,对上二宫和也浅棕色的眸子。

然而,二宫早已红透了的耳朵立刻夺去了大野智全部的注意力。

在他大脑空白的那几秒,身体已经先一步替他完成了他的愿望。

他含住了二宫的耳根。

原来不是樱桃味的啊。他心里默默地想。

给自己的梦存个档

可能是因为睡前看了很多Y2文的原因,做梦也梦见Y2了

内容大致是,场景在一辆私家车上,sho酱在开车,nino坐副驾驶

两个人应该是已经确认关系的那种,车内氛围有点像是先前因为一些事闹矛盾了的感觉,谁都不说话

突然sho酱开口了,“如果你不想再继续下去的话,现在就下车吧”

nino没有回话

过了一会儿,nino回说“如果sho酱你真的这么希望的话......”

听了这句话,sho酱把车停了下来,然后下车去开nino车门

nino没想到他真的停车了,一时愣住了,等反应过来后,道歉说自己走神了,并准备下车,眼睛也有点红红的了

这时,sho酱突然吻住了nino,分开后有点生气地说“你不愿意的话就直接说出来啊”


然后,我梦醒了

qwq我又在做些稀奇古怪的梦了

新的一年好的开始!我永远喜欢丸山彩!

[osokara+ichikara]英语老师小松×高中生空松

是一个短小且无趣的段子
以osokara为主的,内含ichikara
这个其实是有前作的,发过微博,在这提一下是因为本篇中沿用了前作的设定但根本看不出小松是英语老师,所以请不要太在意x(´・ω・`)
本人没什么文笔,就当看着娱乐娱乐w
设定是只有小松和空松有血缘关系
为了观看方便每段之间都空开了一行
⬇️


“……这里是考试的重点,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这是早上第一节英语课,松野小松正站在讲台上讲这次这次考试的重点。

因为是第一节课,犯困的人也不少,但都不敢低下头去睡。虽说小松老师看上去很随和,不过也有很多他私下里教育人都很严厉的传言,因此学生们都只能强忍睡意,应和着老师的话。

小松用目光扫了一遍全班,所以学生都抬着脑袋——嗯,所有学生,不包括松野空松,他那亲爱的弟弟。

“唉…”小松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着昨夜调戏地太过火了是他的过失,今夜得稍微收敛一点。

“松野空松同学!”小松提高了音量,“起床咯?”

那趴在桌上的人却是毫无反应,还沉浸在他的美梦之中。

“我说空松啊…”小松脸上突然露出一个令人不明所以的笑容,底下的同学们都知道没好事,就低下头去假装在整理笔记。

“你再不起来的话,老师就要吻你了?”听到这句,所有的同学都打了个寒颤,犯困的人也立马就清醒了。

小松从讲台上下来,准备走去坐在最后一排的空松的位置。

空松前座的同学还试图回头叫醒空松,然而并没有用,但又由于小松的压迫,不敢提高音量,只好作罢,心里为空松默哀几秒。

而与此同时,椴松正在和坐在周围关系好的轻松和十四松讲悄悄话。尽管从音量上来说并不算是“悄悄”话。

“哇啊!又来了……我说,小松老师真是变态啊”椴松毫不留情地把大家内心所想的说了出来。

“嗯!啊哈哈!变态!变态!”十四松跟着附和。

“喂!你们小声点,会被听到的吧?!”轻松试图提醒,但都已经晚了。

小松刚好走到他们旁边,他用手中的教案轻拍在椴松头上以示“惩罚”。

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从最后排传来了一阵桌椅声。

当小松抬头再看后排的时候,他震惊了。

空松的同桌,一松,揪起了还在睡梦中的空松,两人正在……接吻?!

不过可以看得出是十分纯情的一吻。

一松紧闭着嘴贴上了空松的唇,就这样的姿势保持了短短的一会儿,所有人都未缓过来,更别说是去分开他们两个。

结束后的一松满脸涨红,他放下了空松,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尽管一松自己也还未缓过来,但当他对上小松的目光时,他露出了一个令小松不愉快的得意笑。

“什……?!”小松刚想去质问一松,下课铃却响了起来。

同学们立刻都恢复了精神,催促着小松赶紧离开教室。

“下课之后就是学生的天地了,老师您赶紧回办公室休息吧!”

“我说你们啊…”小松无奈地作出回应,“把精力都放在课上不好吗?”

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各讲各的吵成一锅了。

小松望着这时候才迷迷糊糊醒来的空松,内心想着这家伙神经是有多么大条啊,刚才那样了都醒不了,虽说罪魁祸首是他自己。

“松野空松同学,由于你上课睡觉,罚你跟我去资料室搬书。”

“诶…?”空松貌似还有些迷糊,可抬头却对上了看似很不快的小松的目光。

“…哦!”空松这样回答着,起身跟着小松离开了教室。

椴松一等两人离开教室,就望向了一松的位置,却发现一松正趴在桌子上,貌似睡着了。

“切~真无趣~”椴松说着又回过头面向轻松和十四松,“还以为能看到什么有趣的表情呢。”

“我说totti,你是恶魔吧?”轻松吐槽到。

“恶魔!恶魔!”十四松又跟着应和,“totti是恶魔吗?啊哈哈!”

“等…讨厌,我怎么会是恶魔呢?”椴松露出标志性的无害笑容。

三个人就这样说笑着。

“…可恶。”

从一松的位置传出了这样的一声。

在被喧哗吵闹所掩埋的教室里没有人听见。




-空无一人的资料室中

“喂,空松”小松径直走向资料室中唯一一把椅子坐了上去,“锁门。”

空松能隐约察觉小松有些不高兴,因此也只好乖乖照做。

“我说…”小松顿了顿,“空松刚才在哥哥我的课上睡着了是为什么啊?”

明知故问。

“no no no,brother”空松摆了一个pose,“我是在和静夜里的小精灵在夜游。”

“那算什么?好痛啊!”

“哼嗯~”

突然寂静。

“你打算一直保持那个姿势到下节课上课吗?”小松再次开口了,“过来吧。”

“哼嗯~如果是brother的请求,我就恭敬不如从…!”空松一边说着一边走近小松,却没想到被小松一把拉入了怀中。

小松的手在空松的腰间游走,空松不由得打了个颤。

“等等!……小松老师?”空松想推脱却又被小松紧紧地给抱住了。

“老师?明明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叫的啊?”小松坏笑地望着眼前早已羞红了脸的空松。

“……唔”空松有点不知所措,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他越发有种被压迫的感觉。

“小松……哥哥”越说越小声。

“诶~什么?哥哥我没有听见~”

真是坏心眼,这个距离是不可能听不见的吧?

空松虽然是这么想着,但眼前的人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只好再一次,“……小松哥哥!”

“真是好孩子。于是,我得给这样的好孩子一点奖励呢…”小松更加凑近空松的脸。

“等…!我下节还有课!”说是这么说,空松早已下意识的闭眼,但等来的结果却是令他感到意外的。

这个色胚竟然没有深吻?!(x

小松只是在空松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好了~”小松放开了空松,起身准备离开,“啊,对了,记得你的下节课不要迟到哦~”

说完,小松就留下空松一个人在资料室跑了。

空松还未缓过神,但小松这一吻让他隐约记起一些刚才在课上做的梦了……

他梦见自己和一松接吻了。

自己做了那样的梦,该如何去面对一松啊。

空松突然觉得生活很艰难。

End

后续
小松:“听说你第二节课逃课了?”
空松:“诶?……啊……嗯”
小松:“好过分!”
空松:“……!”
小松:“明明就是你以上课的理由拒绝了哥哥!竟然…竟然还没有去上课!”
空松:“……?”
小松:“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一松同学吧?”
空松:“?!”
小松:“不用解释了,一定是这样的!”
空松:“嗯???”
小松:“说吧,在你心里谁更重要?…果然,说不出话来吧,肯定是觉得一松重要对吧?哥哥我好伤心啊!”
空松:“???我……”
小松:“不要再说了,哥哥我今天伤心,你今天没有晚饭吃了。”
空松:“???????”
空松:“!”

真的end了

然后是我的碎碎念(可以无视( ´▽` )ノ)
是在昨天半夜突然想起的,然后早起开始肝到现在,可能会有很多bug和错别字,如果有看到的小伙伴请尽管指出来!十分感谢!

最后,还是那句,如果有看到这的小伙伴,真的万分感谢!(´;ω;`)

突然看到这个就好想入这一本啊!综艺paro什么的感觉很有意思啊!毕竟设定是偶像,在从事偶像工作时遇到熟人那肯定超有趣的wwwww这四个搭档感觉还不错啊,mako是mc,毛毛负责正确解答,泉总可以当吐槽役(就是那种毫不留情的毒舌吐槽www但是都会说中点然后反体现出温柔的一面),凛月就是那种综艺里面难以预测的存在,就是他的行动和发言都是未知的,偶尔说出一些惊人的话十分有综艺效果w(以及图里的凛月真的xswl,被大家宠着

突然脑洞大开⬇️一些脑补部分带点泉真凛绪(其实是偏友情向,但为了避雷就写在前面还打了tag
想象一下!如果mc的mako咬词了,毛毛肯定在想要怎么圆回来,作为真痴汉的泉总肯定有自己的办法(大概就是那种狂吹的口气,我家游君怎么怎么,才不是咬词是原创吧)然后毛毛就可以顺势吐槽泉总,mako可以无视他们继续念稿子就把这件事带过去了!就像综艺里面要完结一个话题大概也是这样(´・Д・)」突然很有画面感!

还有就是大概凛月说了什么话(尤其是爆了真绪的料之类的)真绪可以假装接mc的话说“好,接下来的环节是…”然后凛月就可以向真绪撒娇说まーくん好过分,都不听我讲之类的,然后真绪就脸红qwq想象一下感觉好可爱

就是一个很无聊的自我满足脑洞,如果有看完的小伙伴十分感谢🙏🙏🙏